白俄罗斯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它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如何发展至今的?在当前俄乌冲突的严峻局势下,它又该何去何从?

公元五世纪,匈奴西迁引发了亚欧民族的大迁徙。在迁徙过程中,斯拉夫人逐渐分化为南斯拉夫、东斯拉夫和西斯拉夫人。其中,东斯拉夫人在基辅建立了基辅罗斯公国,如今白俄罗斯的大部分领土都属于原先的基辅罗斯领土。

而关于白俄罗斯国名的由来,现在一般有三种说法:一是说白俄罗斯人古种植亚麻,喜欢穿着白色的亚麻制品,所以称之为白俄罗斯;二是说白俄罗斯人具有比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更纯正的东斯拉夫血统,“白”象征着“纯洁”;三是说白俄罗斯人在面对蒙古人、波兰人、立陶宛人等的入侵时,长期坚持斗争,捍卫民族独立,而白则代表了“自由”与“解放”。

近代以来,白俄罗斯可谓命运多舛。十八世纪前,它先后属于立陶宛大公国和波兰立陶宛联邦;十八世纪末并入沙皇俄国;一战后期曾被德国占领,并宣布建立白俄罗斯共和国;十月革命后建立苏维埃政权并在1922年加入苏联;二战时再一次被德国占领;1991年恢复独立。

虽然白俄罗斯作为主权国家的存在时间不长,但正是白俄罗斯人对于其纯正东斯拉夫人血统的坚持,以及二战时期白俄罗斯人民顽强斗争,白俄罗斯民族的独立性得以保留。

从白俄罗斯曲折的发展历程中我们不难看出,自从沙俄吞并白俄罗斯后,其与俄罗斯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尤其在苏联时期,作为关键的军事技术区的白俄罗斯,有近百家军事企业和研究院入驻。冷战期间,白俄罗斯生产了大量高科技仪器、武器装备和重型机械等,可以说,苏联为白俄罗斯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契机。

但正如前文所说,白俄罗斯民族仍怀着较强的独立性,其内心仍怀着独立的想法。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试图尽快摆脱苏联的政治经济模式,采取短时间全盘私有化的“休克疗法”,其经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造成了通货膨胀、官员贪污、寡头横行的糟糕局面。1994年,白俄罗斯GDP负增长达到惊人的11.7%,通胀率达到2200%。

不仅如此,白俄罗斯政府内存在一个营私舞弊网。其中,国家高层领导机构中有70多名高级官员存在,军队将领和高级官员在国家建设项目中大量揽财,甚至调派军队和国家建设队伍为自身修建别墅等。在私有化过程中,这些贪污官员以极低的价格将国有企业收入囊中,摇身一变成为国家能源、粮食等重要部门的大寡头。“休克疗法”险些将白俄罗斯拉入经济崩溃的深渊。

但就在这一年,白俄罗斯迎来了它的第一任总统卢卡申科。自1994年至今,卢卡申科已经连任六次,带领白俄罗斯走出了危机,走向了持续发展的道路。

卢卡申科有着很强的苏联情结,他自称是“唯一一位投票反对苏联解体的苏维埃代表”。当接手白俄罗斯后,他对内打击贪腐和企业寡头,效仿苏联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对外则与俄罗斯开展深入的合作,推进一体化建设。

同一时期,俄罗斯方面也出台了《俄罗斯联邦外交构想基本原则》,规定其与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发展“特殊关系”,莫斯科开始重视对明斯克的关系。1997年两国签订了《联盟条约》,1999年又签署了《建立俄白联盟国家条约》,规定两国在保持各自主权独立和国家体制的同时建立邦联性质的联盟。不同于欧盟或其他区域性联盟,它既不是单一制也不是联邦制,而是两个国家在保留各自体制的前提下所采取的合作新模式。

在这样的一体化模式下,俄白两国在政治互信、经济来往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仍面临着不少困难和分歧,这也是俄白一体化在近年来趋于停滞的重要原因。

在关于联盟国家机制的问题上,俄罗斯方面希望白俄罗斯以行政区的形式并入俄罗斯;而白俄罗斯则坚持通过一体化机制,在保证两国主权完整的基础上确保两国有平等的权力和地位。俄罗斯认为白俄罗斯与其差距甚远,它只能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而不是与俄罗斯平起平坐,因此两国直到目前均没有在建制问题上达成一致。

在经济方面,俄白两国也存在分歧。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实施“休克疗法”等一系列激进的自由主义改革措施,逐步跟随西方模式向市场化迈进,私有化程度大幅提高。而正如前文所提及,白俄罗斯近年来虽然也在努力开放市场,但其国内仍是以国有经济为主。这样的经济体制差异也阻碍了两国经济的协作发展。不仅如此,双方在统一货币的货币发行中心和职能问题,石油天然气价格问题上依旧存在分歧,原本协定的经济合作困难重重。

除了两国为谋求自身利益所造成的分歧,外部势力的干涉对两国关系也形成了制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极力扶持两国国内的反动势力,在国际社会上孤立白俄罗斯,拒绝承认卢卡申科政权,冻结俄白两国官员的资产等。

可以说,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合作本身困难重重,又遭到了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其自身实力也因西方的制裁而遭到削弱。但为何两国依旧要顶着巨大压力开展一体化进程呢?

首先,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上看,白俄罗斯是俄罗斯重要的战略缓冲带。在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北约后,白俄罗斯已经与北约直接接壤,对俄罗斯来说,白俄罗斯是抵御北约继续东扩的关键国家。俄罗斯在白俄罗斯设有雷达站、共建防空系统,更在白俄罗斯与波罗的海国家的边界部署部队。

在如今乌克兰彻底倒戈西方的局面下,白俄罗斯对俄罗斯抵御北约显得更加重要。对于白俄罗斯而言,2020年俄罗斯支持卢卡申科挫败西方颠覆政权的图谋的做法,说明了俄罗斯对白俄罗斯实际的支持态度,而非开空头支票。

从另一方看,彻底与俄罗斯翻脸的乌克兰,虽表面上得到了西方国家的“全力支持”,实际上却深陷代理人战争的泥潭,成为美国制约俄罗斯的棋子。两方相比较,可以说选择俄罗斯是白俄罗斯唯一的出路。

其次,在经济和能源层面,俄白两国也是相互补充的。按照苏联时期的分工,白俄罗斯属于“装配车间”。白俄罗斯先进的汽车、机械制造和化工等产业对俄罗斯有很大的吸引力,可以为俄罗斯生产各种机械设备甚至军事装备。

不仅如此,白俄罗斯的运输网络和管道,确保了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通道安全。而俄罗斯可以为白俄罗斯长期提供价格远低于其他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虽然在一段时间内两国在能源价格问题上争执不下,但这并没有影响双方的长期合作,尤其是在如今西方国家宣布禁用俄方能源后,俄白两国的能源合作的重要性更加突显。

白俄罗斯作为俄罗斯与西方最后的战略缓冲带,在军事实力无法与西方抗衡的情况下,需要发挥其沟通对话与和平谈判桥梁的重要作用,寻找合适契机促进俄乌双方和平谈判进程,力求早日结束冲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