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靠着一手“蔡李佛拳”从小混混到一方大佬,入境濠江却被崩牙驹赶出,被迫下海后,创造了赌船神话。

公海群雄盘踞之下,他作为新手却能顺利突围,做大后,用计逐步蚕食对手,成为公海的最大赢家。

都广旺早年是在街头摸滚打爬的古惑仔,在那个武力为尊的年头,都广旺为了出人头地也随着大流学拳。他学的是蔡李佛拳,算起来还是北胜蔡李佛宗师谭三的徒孙辈。

蔡李佛拳可不是一般的拳,它融合了“蔡家拳”、“李家腿”以及“佛家掌”,而北胜蔡李佛拳是经过宗师谭三改良,原本的腿法稍有不足,经过谭三改良后威力更大,是一套成熟的拳法。

都广旺靠着蔡李佛拳的底子,在街头开片劈友的实战中加入自己对拳法的理解,拳法愈加精湛,在火并之时无往不利。

后来都广旺到了香港,加入和胜和社团,拜在大佬“飞鸿”的门下。虽然“飞鸿”是社团叔父辈人物,但都广旺作为外乡来人,还得从基层做起。

作为基层,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当老大要与人谈判时,出去站场子充当撑一下场面;跟着老大与其他社团争抢地盘。

但遇到突发情况就得各凭本事了,行走江湖总是会有与人冲突的时候,这时候就得看看谁的拳头更大、更硬。

都是底层马仔,都广旺却有蔡李佛拳傍身,起点自然比普通人还高,每次冲锋陷阵之时都身先士卒,将“蔡李佛拳”发挥得淋漓尽致,十几条大汉不能近身。

凭着超群的武艺,为社团立下汗马功劳,很快都广旺就得到和胜和高层的赏识,迅速上位成为一方人物。

90年代,赌王何鸿燊改良赌场运营,在叠马制度下的巨大利润,一时间江湖人士蜂拥而至,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正值香港黑帮江河日下,澳门赌厅成了新出路,和胜和派出悍将都广旺,前往澳门赌厅探路,不料却遭遇“澳葡教父”崩牙驹。

1996年10月,因利益问题,都广旺与崩牙驹手底下的马仔“桂仔”之间产生了不愉快,先是口角,后来愈演愈烈,双方展开一场厮杀。

但都广旺自幼习武,深得蔡李佛拳精髓,“桂仔”哪能是他的对手,被都广旺打败后,只能跪求老大崩牙驹为其找回场子。

崩牙驹正值叱咤风云时候,早在1989年就赶跑了和胜和的超级大佬“上海仔”,再来是将新义安的向华强向华胜兄弟撵出澳门,后来又力压原本与之势均力敌的“水房赖”,最终在澳门的势力一家独大,可见绝非易于之辈。

那天,崩牙驹带着百十名马仔找上门,都广旺俨然不惧,一手蔡李佛拳大开大磕,以一敌十不在话下,可崩牙驹本身就有不俗的武艺,身边马仔的人数有占有绝对的优势,都广旺只能铩羽而归。

都广旺回到香港后,和胜和高层大怒,派出“胜和校长”双鹰青入境濠江,可惜无功而返;后来崩牙驹还到香港,戏耍了和胜和坐馆“鸡脚黑”一番。

从而可见,此时的崩牙驹并不是都广旺这个等级能抗衡的。都广旺回到香港后,也只能继续在社团度日子,但平淡的日子过久了,总会想着来点刺激。

2005年4月,都广旺卷入一场金额高达一个亿的绑票案,所幸并没有因此而深陷泥沼,事后也消停了两年,并在这段时间里重新考虑人生出路。

作为江湖中人,都广旺也认识不少人,在两年间一改以往好勇斗狠的性子,而是以和为贵,广交天下豪杰,拓宽自己赚钱的道路。

好友多了,眼界也就宽了,彼时公海赌船的项目为许多大佬们赚得盆满钵满,都广旺对此也有所了解,但做赌船生意除了有势力还得有足够的资金。

正好和安乐社团的“百花蛇”手头有大把资金也在寻找项目,又与都广旺是至交好友,于是在“百花蛇”的支持下,都广旺开启了他的公海赌船事业。

2007年1月份,都广旺的大都会游轮开始运营,他经常亲自坐镇,在船上亲自坐庄,引来各路豪杰前来捧场。

在当时,公海上的赌船公司可谓是“神仙打架”,最为出众的便是连超与和合图“挣爆”手头的那家“海王星集团”,但俩人因电器大亨黄老板的事情被卷入其中,因此“海王星”开始没落。

2011年8月,都广旺乘胜追击,买下“名都会”,之后又将“名都会”改名为“集美锦星”。“集美锦星”这个名字大有名堂,当年公海上就有量“集美邮轮”,邮轮的老板是曾经号称“亚洲新赌王”的林积。

“集美锦星”与“集美邮轮”在外人听起来就是同一家公司赌船,因此“集美锦星”拉走不少“集美邮轮”的客户,后来林积出面澄清两艘毫无关系,可为时已晚,最终“集美邮轮”退出了公海,仅留下都广旺的“集美邮轮”。

随着连超与林积这两位赌船巨头退出公海后,14K“伦敦金教父”刘安的门生“番薯鉴”入局了。

“番薯鉴”早年跟着大佬刘安在金融界叱咤风云,这次他入局公海赌船耍了个心眼,别人的船都是买下来的,他则是租下名为“中华之星”的赌船,试图就此大干一番。

都广旺对“番薯鉴”这个新来的竞争对手直接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斥巨资将“中华之星”的租约买断,让“番薯鉴”白白花费了这么一番功夫。

“番薯鉴”作为金融捞家也不是没钱,只是取巧,被都广旺这番截胡后,痛定思痛,斥资两亿买下“新皇星”重新入局。但毕竟不是做这行的料子,“新皇星”的生意平平,在2016年还有一番劳务纠纷。

2013年,都广旺再斥巨资买下“东方神龙”赌船,并改名为“金都会”。直到此时,他已坐拥“大都会”、“集美锦星”、“中华之星”以及“金都会”四艘赌船,是名副其实的“赌船大亨”。

早年只是一名社团头目,到澳门开赌厅却因崩牙驹而开不成;现在不同了,成为“赌船大亨”,有钱有人有地位,于是趁势入局澳门贵宾厅。

2015年,澳门海立方里一家名为“大都会”的赌厅开业,都广旺为了讨个吉利,穿了一身红色到场剪彩,“赌船之父”叶寿与曾经的新义安“四虎”之首纪宝送了花篮到场祝福,都广旺春光满面。

可在前一年,澳门赌厅就开始迎来寒冬,都广旺却选择迎难而上,可能是为了完成当年的心愿、亦可能是想将公海上的事业转型,但这次却没能那么顺利,“大都会”赌厅在第二年就结业了。

同在2015年,同样是迎难而上的崩牙驹与“澳门大家姐”司徒玉莲合开了一个赌厅,名为“国瀛贵宾厅”,在“国瀛贵宾厅”开业当天,都广旺亲自到场道贺,并成为第一个下注的客人。

由此可见,都广旺与崩牙驹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毕竟“以和为贵”才是硬道理,从另一方面也看得出,都广旺的江湖地位已经能和崩牙驹平起平坐,甚至高出一头,也算是不负自己多年的努力。

与许多社团成员的低调作风不同,都广旺常年活跃在各种场合,担任许多会的职务,皆为会长或者副会长,特别是在蔡李佛北胜总会上常常能见到他的身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